仲夏酒

摘纪录:

摘纪录:



梦想这个词很奇怪,以梦开头,却是要在现实里完成,当然不是真的梦,因为有人曾经告诉我,梦,其实是一个人的心的样子。
——张艺兴




双十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炒鸡写实了

偏偏很kitty:

吃过晚饭,蔡徐坤往群里扔了个红包。


 


范丞丞拆开一看,嚯,两百。他捧着手机,眉开眼笑地在回复框里打字:“老大光棍节快……”


这厢字还没打完,那厢又一个红包冒了出来,范丞丞不敢大意,赶紧给领了,还是两百。


标着“恭喜发财,大吉大利”的红包还在接连不断往外跳,范丞丞左眼皮也跟着一直跳,跳了整整八下,来势汹汹的红包雨总算是停了。


范丞丞被这架势唬得一愣一愣的,红包也不敢拆了,半张着嘴戳了戳沙发上的黄明昊,后者倒是毫无负担,一口气把八个红包都给拆了,不出所料每个都是200。


这群是临时建的,九缺一,蔡徐坤不在他们团的九人群里发红包,目的再明确不过。


果不其然,红包后面紧跟着跳出来一个天/猫链接。


“等下晚上11点,兄弟们帮着抢一下前100。”


黄明昊冲范丞丞努努嘴,狗粮虽迟但到,不拆白不拆。


范丞丞心情复杂地拆了红包,点开链接,果然是那件朱正廷念叨了好几天想买的某潮牌狗头卫衣。


“这衣服好丑,不就是带了个狗头吗,正廷哥眼光越来越差了,溺爱使人盲目。”微信显示收到一条来自小鬼的私信。


范丞丞瞟了一眼购买界面的宣传语:11月11日晚11点正式开抢,前100名付款额外优惠100元!


为了这一百块优惠,蔡徐坤往群里发了一万多的红包。


范丞丞被狗粮噎得失去灵魂,面无表情地回复小鬼:“你说得太对了,溺爱使人盲目。”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陈立农领了队长的红包,赶紧切换成工作模式开始营业:“正正哥,你是不是想买XXX那件小狗卫衣,我看到前一百名有优惠,要不要我们一起帮你抢?”


朱正廷正窝在地毯上逗狗,闻言又惊又喜:“太好了,我本来不想麻烦你们来着!”


尤长靖对着零钱明细记录笑得见牙不见眼:“哪儿的话,都是兄弟,举手之劳,你想要哪个颜色的?”


朱正廷咬着嘴唇想了想:“白的吧。”


 


 


十分钟后,范丞丞又在另一个新建的八人群里收了一波红包,群主头像是条眼睛圆溜溜的小法斗。


“那个,再帮我抢件黑的呗,我送人……”


 


 


 


范丞丞加入了黄金单身汉保护协会。



 @Homie是抹茶甜甜圈 爱你 收到了💖💚💞💙💓💕(我只想提醒宝贝儿们不要激动🙃)

【皇权富贵】世事一场大梦

蓝桥春雪♚:

私设现背校园


人鬼情未了x


7000+







风流云散。


一别如雨。


人生实难。


愿其弗与。



(一)



裹杂着水汽与热浪的风,掠过江面,穿过枝桠,最后扑向了大地上的人们。


大概是夏天到了。


踩着薄暮走出校门的范丞丞,看着不远处粼粼江面倒映出的夕辉,不由得赞叹学校选址选的妙。前人的妙笔也使得他不必煞费苦心地想一些什么佳句来赞叹这番美景。


“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


谢宣城自然流出的笔墨用在这儿倒也是十分恰景。


有这番好景,心情难免都会愉悦了些。范丞丞勾了勾唇,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他五官生得精致,面无表情时给人的是一副冷冷高傲不易接近的模样,这么一笑,倒是平添了几分少年该有的阳光健气。自然也成了路人眼中毫不逊色于绮丽晚霞的一番景色。



收敛微笑走在熟悉十字街口等红绿灯的少年,微蹙着眉看着斑马线那头红灯倒数:


“9……7……5…4…3……1”


心中吐槽运气不佳,竟然碰上了逼死人的不规律红灯倒数,是不是哪天要去交通局投诉一下才行,手上更是无意识捏了捏喝完的易拉罐。


过了马路之后,范丞丞远远地将易拉罐准备空投进了街心公园外围离马路最近的一个垃圾桶里。因着遇上了最讨厌的红灯倒数,他力道有没控制好,易拉罐狠狠地撞到垃圾箱内侧边缘后才掉入,撞击的声音有些响,令范丞丞扫视一周,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不远处一个长椅上躺着的白色人影,担心会将他吵醒。


果然那人起身后,挠了挠头,迷茫的看了看四周,大概是有注意到路边有个男生在看他,有些吃惊。


范丞丞仔细看了一眼,发现大概是个比他略小些穿着白色外套的少年,更加羞赧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嘴角难为情地用口型说了个“抱歉”。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少年突然穿过树丛向他跑来,在他面前不到半米的距离站定,然后冲着他大喊:“你看得到我!?”


瞬间范丞丞脸色一变,直直地穿过了他面前的少年,也不管身后不断飘来的话语,


“你是不是能看见我!”


“不过你怎么会看得见我?”


“我应该是死了啊……”


“我……这个应该是灵魂状态吧……”


“……”


少年就在他身后一直跟着他喋喋不休,自然是看不到范丞丞越来越铁青的脸色。


范丞丞从书包里翻出手机,少年以为他要打电话就噤了声。好奇地看着他连手机屏幕都不按亮就放到耳边,然后转过身来一脸严肃对着自己说:“我确实能看见你。不过你可以不要在马路上问我问题么?不然对于路人来说,我就像是在一个自言自语的疯子。”


“哇……还有这种操作……那怎么办?”少年一副懵了一逼的表情,原来是装作打电话和我交流……厉害。


“跟着我……等到了我家再说吧。”说完这句话范丞丞将手机塞回了书包,继续走路。




(二)



是的,他可以看见,从小就可以。


看见那种无论任何人提到都会下意识胆怵的东西。虽然那些东西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伤害过他,但是只是因为能看到,让尚在年幼的他过早的了解了人心的险恶,整个童年他一直被冠以骗子的骂名,被呵斥排挤以至于变成了如今这幅生人勿近的模样。


“你成年了嘛就一个人住啊?家里人呢?都放心的啊!”少年刚进门就开始发问,大概是憋了太久了吧。


“你!”


少年对于这严厉的一声回头好奇地歪了歪脑袋,像极了一只猫无声的在问怎么了。


萌是挺萌的,范丞丞刚想让少年换鞋突然想起来,对方不会弄脏他的地板然而还是开口:“你把鞋脱了,看着不舒服。”


“……”瞬间变成死鱼眼,“你不会有洁癖的吧哥,真是瞎折腾。”


“不巧,就是有,脱!”


“……脱就脱……你还没回答我呢,干嘛不住一起这么叛逆!”


“因为我看得见你们。”范丞丞将书包整整齐齐放在沙发头上,却有些慵懒的交叠起双腿靠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前的少年。


“……”少年一愣,忽然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飘到了范丞丞旁边。


嘴唇竟然笑成了个爱心,范丞丞看着他。清瘦俊朗,比自己略矮几公分的样子,两件衣服,黑色牛仔裤,看样子走的时候应该是春天,还不太能控制自己。话挺多,像个小猴子,爱笑,笑起来找不到眼睛。


在范丞丞打量少年的同时少年也在打量他。不过从外表只能总结出成,眼熟的好看。果然美的人总是相似的。别的呢,机敏又孤独,既然说了这种话又能看见他,并且能及时用手机做出反应,说明经历过很多。


“我可以待在这里么?”


“为什么?”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走,一个人好无聊的,你在还能聊聊天!”


“不回去看看他们么?”性格开朗看得出来家庭和睦,没有外伤,应该是生病。


“想啊,特别想!爸爸妈妈姐姐,但是我怕舍不得走,到时候更难过,难过一次了干嘛还要再折腾第二次。”还是笑弯了一双好的眼。


“随你。”一个人,确实寂寞。




(三)




不过没过多久,范丞丞就后悔了,一个人其实也挺好。


“你!把外套脱了再进我房间!”


“说过了不准盘腿坐在沙发上!”


“好好走门,不准穿墙!”


“……”


“哥哥我是魂魄好不好!弄不脏的!”少年恼羞成怒了。


“不管,看着不顺眼。”正在整理衣物的范丞丞头也不回的答道。


“……”


诸如此类,相处不到一天毕竟还在磨合期。


为高三考生腾出考场难得有两天休息的高二学生范丞丞准备出门采购,并一票否决了将少年一同带出去的建议,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在大街上大吼大叫……


拎着不少的东西站在自己家门口的范丞丞从内心深处涌上一股无力,他是信了什么邪真的带了一大包辣条回家。虽然也确实挺好吃但是味道太重,散味有些麻烦。


不久前性格跳脱的少年耍赖想跟他一起出去被拒绝,只能退而求其次让他带一包生前因为生病没办法吃的辣条回来,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确实加分不少,竟让一向冷静自持的他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不过果然是鬼使神差,他又吃不了!


范丞丞叹了口气打开了自家门。临走之前就帮他电视打开了,虽然只能看一个台,但聊胜于无。然而沙发上并没有那个不听劝盘腿坐着的少年,他心下一紧嗡的一声,太阳穴突突跳动,脑袋近乎炸开,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快就走了?他连鞋子都忘了脱直接踩上地板:“你——”


“在这儿!”从头顶传来的声音。


“你到天花板上去干嘛?”范丞丞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上的少年,默默退回去换了鞋子。


“我也不知道……我竟然控制不了我自己!我跟你说我以前学舞蹈的,跳的可好了,第一次发现控制自己这么难……”提到自己以前,少年不由得意的扬了扬眉,“哇,哥你竟然穿鞋子进来了!我的辣条呢!”


“你又不能吃,你总是惦记着它干嘛?”范丞丞直接无视了他前面的问题,将超市袋中的食品分门别类放进冰箱,码得整整齐齐。


“没事啊!你又不让我上身!所以我只能看着你吃!看着就很好吃了!”少年一边回答一边在天花板上翻跟头怎么努力都下不来。


“……哦,那你看着吧。”说完打开窗户之后就坐在沙发上上将包装撕开自顾自开始吃。


“范丞丞!你等下!我还没下来!你等等!等下吃!”怎么努力翻滚,还是下不来。


“……我怕你下来,我就吃不下去了。”日常互怼【1/3】。第一次从少年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很干净的声音,带着自己的名字都异常悦耳。


结局就是范丞丞将辣条吃得干干净净一根不剩,并且是背对着少年,然而少年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嘴上叫嚣。因为到了晚上少年仍然在天花板上,不过显然已经放弃了挣扎在碎碎念。


“辣条辣条辣条……我的卫龙……”


“我要去洗澡了,你要看什么么?”听不下去了。


“辣条……”


范丞丞默默将电视调到了一档美食节目然后去洗澡。


被换了台吸引的少年停下了碎碎念,盯着电视看了一会儿懵了一下爆发出一声巨吼:“哇!你变态啊!不给我看辣条就算了!还半夜放毒!!!”


“你自己说看着也行的。”关上浴室门的范丞丞笑意盎然。日常互怼【2/3】



(四)



满眼都是红色与黑色,深深浅浅,流动的,静止的,浮浮沉沉。如同漩涡一般环绕着,令人坠入无法自拔。各种各样的面孔,不停地被拉长,拉长,所有人都没有眼球,却流出黑色的液体,空洞的眼眶仿佛下一秒就会吞噬自己。


范丞丞颤了颤睫毛瞬间坐了起来。


“做噩梦了?怪不得大喊大叫的。”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自己的房间,眼睛里含着几分关切。


范丞丞知道自己没有喊叫,但是不是第一次做噩梦,但是醒来有人关心的滋味还是很好的,然而:“因为你在,阴气太重。你怎么下来了?”日常互怼【3/3】。


少年气急往他身上撞去,虽然造成不了实质性的伤害,能解气也是挺好的。


“其实我经常做噩梦,会梦到我以前看到过所有的……你们……你说,以后我会不会也做梦梦到你?”范丞丞没管少年的动作,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眼神虚虚的不知道聚焦在哪里。少年看了一会儿,也同样抱膝坐在他对面。“我很小就一个人住了,他们会定期给我打钱,后来生了一个女儿,我有偷偷去看过,很可爱,不过她从来不知道他有一个哥哥,他们也没打算让她知道,毕竟,是个怪物。我说的明明是实话,可是在所有人眼里,我就是个精神病,是个疯子骗子,后来,我就再也不说了,没人听,也没人信。开始我也会害怕,后来发现,你们其实,比活着的,更好相处,除了偶尔会有奇形怪状的……”


少年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想抱抱他。他好心疼他啊,明明也还只是个孩子,却要经历一些非人世所堪的东西,明明可以很开朗可以很幸福但是却被迫独立。


巧也不巧,两个人都是极其优秀的人,却都因为命运蹇涩成了不幸的人,而这般相遇,虽无厘头,却有着温暖。


“你肯定会做梦梦到我的,然后我肯定是最好看的!”少年笑了笑虽然知道触摸不到,但是他还是张开手臂环抱住他。“欸,丞丞为什么不要知道我的名字?”


“……如果知道了,你会走的不安心。”果然是很温柔的人啊,连才相识没多久的魂魄都会担心。


少年是真的很遗憾没有在生前与他相识。



(五)



日子就如同江面上的小舟,晃晃悠悠地一天天过了下去,既无风雨也无晴。越来越习惯对方的存在,互怼炸毛已经是日常到不能再日常的事情。偶尔范丞丞也会允许少年跟着他去学校,听着他满嘴跑火车的吐槽时露出微笑,在本人不自知的情况下又收割了一大票迷妹。


很快到了期末考试,本来不想让少年跟着自己的范丞丞实在是受不了他的卖萌攻势,又将他带去了学校。


坐在了陌生的位置上听着耳边的叨叨叨范丞丞又后悔了。



“哇你们学校大考这么严啊!前后两个老师!”


“怎么总是有人偷看你,看你试卷还是人啊嘿嘿嘿”


“你怎么做这么快!”


“你这个大题和周围答案都不一样欸!”


“……”


范丞丞忍无可忍用水笔笔盖稍微用力巧了下桌子,整个人散发出阴郁的气场,令本来考场内有些悉悉索索声音一瞬间静如墓地。


“这次数学很难是不是!”


“哪次不难啊?”


“肯定特别难!我后面那个年级第一的范丞丞做数学的时候都敲桌子了!哈哈哈哈哈,大家一起死!”


“那不怕了哈哈哈……”


乱七八糟的流言就这么飞开了,其实不难。


而作为流言的主角结束了所有考试之后阴着脸走在回家的路上,身后的少年含着笑亦步亦趋的跟着。


范丞丞却无可奈何。




(六)



假期最舒服的生存方式就是瘫着,然而如果家里有个强迫症洁癖的人就别妄想了。放假不到一个礼拜,范丞丞就开始了大扫除,飘在半空的少年小心翼翼躲着灰尘感叹这既没过年又没过节打扫个什么劲啊,然后瞧着个空档窜到了阳台上去。刚到阳台就被范丞丞之前搬出来的箱子里的照片吸引了视线,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声:


“范—丞—丞—”


仿佛下一秒要魂飞魄散一样。室内正在弹灰尘的某人一抖,一边听一边面无表情的加急走向阳台。


“我说我开始怎么觉得你眼熟!我们见过的!”少年站在阳光下指着纸箱上的一样照片说着,“你看你看!” 


是范丞丞高一的时候被迫去北京参加的全国化学竞赛一二三等奖合照,不用说范丞丞自然是一等奖,他却没想到少年也参加了,看着这站位应该是二等奖。与照片里高冷的他完全不相似的是少年笑的特别张扬,眉眼弯弯。


原来早已相遇只是未曾相知罢了,命运呵,无情又浪漫,谁又会想到再遇你我已是阴阳相隔。


阳台上的两人有些心照不宣地对视着,不过后来也多亏了这样照片。 




“范丞丞来你家这么久我从来没见你弹过钢琴诶!你不会买来做个摆饰吧!”少年悠悠地飘到钢琴外壳上怡然地晃着双腿,阳光从窗户撒到钢琴另一侧一侧,没有实体的少年明眸皓齿。


刚洗完澡的范丞丞扣袖口扣子一顿:“想听什么?”


“我比较俗,《致爱丽丝》可以嘛?”


范丞丞一顿,指挥着少年坐到一旁的凳子上。自己掀开陈放许久的钢琴盖,手指轻点着黑白键,也不翻谱,琴声自然从指尖流出,清清亮亮的,沉淀着清澄光,淌过少年们曲折的岁月。


少年目不转睛盯着范丞丞的侧脸,有些痴了。太不真实了,他闭了闭眼,感觉到自己似乎在坠落,却只是原地不动。


这是真的吗?真的会有人看到他吗,还为他弹奏钢琴曲?


不是他做的一个漫长的梦吧?


也许他还躺在那个陌生公园的长椅上,大喊大叫累了之后,无人问津,连影子都没有。


他觉得自己似乎掉了眼泪,然而什么也没有。





(七)




“范小丞,这辈子可能就我陪着你一起过完了!” 


“哦……”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嫌弃吗!!!” 


“不是,只是有点遗憾。” 


“遗憾什么?” 


“不能抱一抱你。” 


“……” 



(八)




一天又一天,少年看着他头发长了又剪又长,从夏装换到冬装。然后就对着书桌前刷题的人突然就开了口:“范丞丞,我想出去走走。” 


“我拦不住你。”边说着笔也不停,毕竟高三了,高考还是挺重要的。 


“不是周围!!!是到别的地方去!!!”


“为什么不等我高考结束?”范丞丞笔尖一顿,草稿纸上晕开一片。他转过身斜视一眼在空中打滚的少年。 


“你又不陪我去些神农架之类的地方,我还想去看野人,又不用门票,你怕虫子嘤。”被斜了一眼之后立马摆好正襟危坐姿势开始讲道理,“等你毕业了我们去日本好嘛。” 


范丞丞用笔尖点了点试卷,收回视线嗯了一声表示同意接着一边刷题一边问:“什么时候走?” 


“不急,急啥,过两天呗,太冷了没啥好看的。”看他转过身去少年又开始了打滚。


这么过两天就过了近一个月。


洗完澡范丞丞看着镜子里越来越随便的自己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房间内开了暖气他睡衣都懒得扣完,说来潜移默化的影响挺恐怖的,虽然没有实体,懒散依然影响到了他。


“范丞我有点后悔死了!”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美色,少年忍不住说道。 


“哟,你后悔就可以不用死?” 


“嘤嘤嘤嘤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现在好想把你扑倒!” 


范丞丞将擦过头发毛巾挂好,带着些玩味的表情走向坐在沙发上的少年,单手撑住沙发将两人的距离拉近:“你应该庆幸你是魂魄,不然早就被我干死了。” 


明明是魂体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脸上有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紧张的鼻尖都要冒汗了。然后少年很没有骨气的,跑了。


留着范丞丞一个人看着沙发由呆愣到低笑最后转变成大笑。 


“欸,我喜欢你。” 


“我知道了!!!喜欢我了不起啊!我也喜欢我!”没有人影只有声音,“……我……也喜欢你。”


差点听不清。 


第二天早上,范丞丞睁开眼并没有看见少年。他慢慢坐起来抱住膝盖,跟那晚的姿势一模一样,然后看着少年最常呆的衣柜顶说了句:“记得回来。” 


仿佛还有人在抱着他。




(九)



少了少年的日子更加平淡,站在走过数千遍的红绿灯口看着红灯倒数: 


“9…8…7…6…5…4…3…2…1…” 


范丞丞这才发现少年在他生活中占了多大比重似的,聒噪的,调皮的,爱笑的,没有不开心的。


他每次放学要么匆匆赶回家,要么和少年一路互怼,以至于连红绿灯修好了都不曾注意。对面公园树丛里的长椅也重新上了油漆。一切变又不曾改变。范丞丞突然就懒得做饭了,在楼底买了一份快餐,还有一包辣条。 


“爸……妈?”范丞丞打开门后看着客厅里甚是陌生的双亲有些迟疑的开口。 “小丞啊,我们……来看看你,也好久没见了,钱够用吗?快高考了,不要紧张,你妈给你做了晚饭,那种不卫生的东西少吃啊,生活上有问题记得联系我们啊……”迟到多年的关心,范丞丞有些懵,只是点头答应。看着自己母亲坐在少年常坐的位置,心中莫名有些不快。 


浅淡的交谈,不一会儿双亲就被送出了门。早就没有亲情可言了,早个几年范丞丞可能还会渴望一下,然而如今的内心早已被少年占据后,他更加确信,温暖,从来不是被施舍才可以有的。 



(十)



很快范丞丞就结束了高考,如愿考到了北京。他行李带的少,额外带了一张照片,房间里的东西没怎么动,他担心有一个小骗子找得到路但是因为没了东西不敢进去。 


说来奇怪,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奇怪的东西了。 


同寝室的有个和他一样都是山东考上去的,叫黄新淳, 挺开朗温柔的一个男生,比他大一岁总是照顾他,关系倒比一般同学要亲厚些。


“小丞你是不是暗恋我!你怎么会把这张照片放柜子里!”范丞丞让黄新淳帮他拿下柜子里的吹风机,结果黄新淳一打开范丞丞的柜子就看到了一个相框随口开玩笑道。


“有病吃药。”


“那你留着竞赛集体照干嘛?那么自恋啊!你获得奖也不少,干嘛留这张?还不是因为有帅气的我。”


“……那是我和一个小骗子唯一的合照。关你什么事。”


“旁边有我啊!三等奖也是奖好不啦!而且是三等奖第一欸!”黄新淳没好意思随意乱动范丞丞的东西,只能口述他的位置。


范丞丞愣了一下,头发也不吹拉着黄新淳站在柜子前看那个相框,指了指相片里黄新淳身旁笑得眉眼弯弯的少年问道:“认识么?”


“哇!这个男孩子我超有印象!他超厉害的!他跟我一个试场,好像因为身体不舒服提前离场少了半个小时左右!还有二等奖!不是人啊!否则他就站在你身边了!”黄新淳夸张的说。


在我身边是么。


“知道叫什么名字么?”


“……他是你说的小骗子啊?这我哪里记得!不过我知道他名字是三个字的!不过他的朋友都叫他英文名来着的,也是比较常见的英文名,什么大卫这种类型的。不过有点久了,我不太记得了……”黄新淳挠了挠头,“他骗你什么了?钱吗?看样子不缺啊,难道是感情么哈哈哈!”


“嗯。”


“啊?什么啊!”


(十一)


小骗子,我既然看得到你,我怎么会没有注意到你越来越淡的身影。


小骗子,你既然不想让我知道那我就不知道好了,可是你的演技着实太为拙劣了。


小骗子,你的神农架好玩么,什么时候回来陪我去日本?


小骗子啊,对不起,我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你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梦了,所以我也没有梦到过你,我也没有办法告诉你梦里你是不是最好看的,但是呢心里确实是。


没能抱一抱你着实很遗憾呢,还有啊,我是真的很想你。


……


(十二)



范丞丞拉开抽屉从最下面抽出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了数百个名字都被划掉了。他扫了一眼含着笑勾出了那个独一无二的名字。


满心满眼都是那个名字。


你走的时候应该挺安心的吧,因为我现在才知道你的名字。


小骗子,黄明昊Justin。




(十三)



“我想以后也会有喜欢丞丞的人,丞丞肯定也喜欢他的,可以给他弹《致爱丽丝》听呢!”


十一岁住在狭窄隔间里的范丞丞歪歪扭扭写着,后来这本日记本被放在一张合照下。












END.









滥竽充数,还望海涵。


一定要说声抱歉,当时提案ktv这个地点的时候只有大纲,没想到动笔之后字数飙上了好几万,实在是没办法作为短篇发出来了。真的很抱歉啊大家,当然ktv那篇之后会以中篇分节的形式发出来,是真的写了,也是真的很对不起了!!!


请务必期待下一位老师 @你这愚蠢的土拨鼠 



最后谢谢喜欢。





      


可恶粥-:





我想悄悄地抓住晚风,让它把无数句“我好喜欢你”捎到你枕畔。






吹进你的耳朵里,也替我亲一亲你。